粉雪 - 第二章 交代 報復情人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    「蔣麗妳出來!妳給我出來!」

    闖進華麗的蔣氏宅門,祈芯毫不猶豫越過一眾傭人跑到二樓去。目光鎖定坐在書桌前的她,隨即將手上的紙袋甩掉吼著:「妳要是不給我一個交代,我絕對會跟你耗個沒完沒了!」

    視線被懷中物所吸引,蔣麗對她這盛怒的態度完全摸不著頭腦,自己到底哪裡惹到了她?

    「大小姐……」跟在祈芯身後,管家臉帶愧色面向蔣麗;明裡暗裡都在表示她的闖入並不是自己的錯。

    沒有要責怪任何人的意思,蔣麗揮手示意他們離開;放下手上的物件,蔣麗關上房門再折回祈芯身邊:「妳不是在家收拾行李嗎?怎麼會過來這邊?」

    「幸好我有在家收拾行李,否則永遠不會知道妳是個偽善虛假的女人。」仇視著眼前的人,祈芯恨不得殺了她。

    思前想後,她終於搞清楚哥哥自殺的原因。

    是這個女人,就是這個無恥的女人背叛了哥哥!

    祈芯那度殺人的目光,嚇得蔣麗一時間失去搞清事情的力量。她臉著雖然掛著笑容,卻毫無半點善意。

    也許可以這麼說,她根本一點善意都沒有。

    「怎麼了,難道要我把事情從頭到尾說一次妳才會記得嗎?」

    呼吸漸漸變得急速,蔣麗按住起伏不定的胸口問:「到底是什麼事?」

    「妳別再裝了?妳做了那樣的事竟然還有臉去見我哥?」鄙視眼前這張裝瘋賣傻的臉,祈芯伸手將紙袋裡的影帶於她眼前晃動:「不記得的話妳慢慢看,裡面記錄了所有妳背叛哥哥罪證,如果妳還有良知的就請妳去自首,這樣我還不致於看輕妳。」

    祈芯的話蔣麗一句也聽不懂,她為何要去自首?

    思緒彷似被她的冷酷無情所擾亂,蔣麗像是逃亡一樣踉蹌地把影帶帶到臥房去。

    然後等待她的,就是祈明的自殺真相。

    ☆☆☆

    心緒紊亂地從車箱出來,蔣正濤飛奔跑回家裡。

    盯住站在門前的人,狂亂的思緒令他勃然大怒起來:「大小姐呢?」

    「大小姐把自己反鎖在臥房裡,現在誰也進不了。」

    「那個女人呢?」記起是因何事趕回來,蔣正濤瞅住跟在身後的人問。

    「已經走了。」

    跑到臥房門外,蔣正濤拍著門喊:「阿姐!我是阿濤,妳開門給我!」

    時間似是停止運行一樣,螢幕的人憶起了蔣麗心底那份沈重的痛。如果她能早點知道真相,或許就不會弄至如廝田地。

    她終於明白祈明為何要自殺,摸著螢幕上那個會動會說話的人,她恨不得死去的人是自己。

    得不到任何回應,蔣正濤靠在門板靜靜聽著房裡的一舉一動。沉靜的空間令他心生畏懼,為了阻止恐怖的事情發生,他連忙吩咐傭人把後備匙拿來。

    把房門打開,電視嘈雜的聲音響徹於室。緩步走進房內,聲音持續刺激著蔣正濤的耳窩;而蔣麗那張失心的模樣出現於眼前時,他的心臟瞬間被狠狠抽住了。

    圍著她的是被扯得支離破碎的磁帶,影帶的原形已經連想都無法想像。

    「阿姐?」

    戰戰兢兢地走近,蔣正濤跪在她身旁輕喚著。

    抬起嚇人的臉,蔣麗望著忐忑不安的人道:「原來是我……害死阿明的人原來是我!」

    「妳別胡思亂想了,明哥的死絕對跟阿姐無關的。」抓住她顫抖的手,蔣正濤邊安撫著邊對身後的人說:「快去請醫生過來。」

    目睹這樣的狀況,傭人都不敢阻延,趕快下樓通知醫生趕來。

    擁著又哭又叫的人,蔣正濤不解她的情緒為何會暴跌成這樣。是跟那盒被她分屍的影帶有關,還是跟那個不速之客有關?

    將瘦骨伶仃的她抱回床上,在仔細照顧好後,才吩咐一旁的傭人道:「好好照顧大小姐,要是醫生來之前再有什麼閃失,你就等著給我好看,聽到沒!」

    「知…知道了……少爺。」

    越過被嚇得花容失色的人,蔣正濤隨手拾起地上的碎條便離開家門。既然蔣麗說祈明的死是與她有關,看來這堆被她毀屍滅跡的影帶一定有著不可告人的內容。

    能調查這事的人,就只有靠蔣氏大樓那個人幫手了。

    ☆☆☆

    「KENY!」

    肆無忌憚闖進父親助理的辦公室,蔣正濤把收在衣裡的碎條拍在枱上,然後繼續他那目中無人的態度說:「以最快的速度給我套出這影帶的內容!」

    拿起斷斷續續的碎條,KENY凝望手中的難題:「這個恐怕有點難度,磁帶都已經殘缺不全,很難將它們的內容重組啊。」

    顯然對他的答案不滿,蔣正濤抽起坐在椅上的他霸道地道:「我要的是答案,別在我面前說不!」

    一雙冷酷的眼眸,蔣家男人獨有的特徵。

    侍候其父多年,雖然後者的脾氣因為年紀的關係而越來越好,但這位年輕的繼承人,仍是遺傳了其父當年的所有作風。

    要是他再說不的話,必定會比手上的碎條死得更慘。

    拉下領口的手,KENY再仔細研究一會後,便抬頭望著耐性不佳的人道:「我明白了,這事我會盡力去辦的。」

    如願得到合心意的答覆,蔣正濤滿意地放開他,然後在踏出房前再回頭警示他:「記住,我要的是答案。」

    「知道,少爺。」

    KENY是跟在父親身邊多年的得力助手,他知道什麼情況下都絕對不能讓他失望,所以祈明死因這件事,他會乖乖等待KENY的調查結果。

添加书签

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/提交/前进键的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